沈天鸿的诗
2016-06-20 21:56:39
  • 0
  • 15
  • 695
  • 0

     沈天鸿的诗

 

      蝴  蝶

               

             

 

蝴蝶是这个下午的一半

另一半,我想起了落叶的叫喊

而花在开,花开的声音压倒了

落叶的幻象,以及

蝴蝶在我梦中

正在消失的飞翔

 

离开自己的躯体

怒放成一朵花,一生仅有一次

那蝴蝶,它的梦比我更深

但比秋天浅

蝴蝶,幸福得近似一种虚假

 

新娘样的蝴蝶

将远嫁何方?

 

蝴蝶与这个下午无关

我其实从未看见过蝴蝶

我只看见抽象的下午

它在花上俯身向下

忘川流淌

 

                           1991.3.20 夜

              

           荆  轲     

    

   

  风已萧萧,易水扔在后面
 现在你确切地知道
 你在这里,无数个这里
 万物悬在头顶
 你走过的时候月亮细水长流
 地图合上或是打开
 那把匕首总在上面

 

 沿途翠绿色叫做树木的东西

 一一闪过
 真正的人生又黑又冷
 死亡的风暴从胸腔中吹出
 天空犹如一块
 倒悬的石头
 而你束手于袖中
 在马上看天
 在马下看地
 那把匕首总在上面

                           

 从自己回到自己
 你把一生的心事一层层剥掉
 最后只剩下那把匕首
 匕首的天籁
 从来只可独听

                      1988.3.16傍晚 雪后

                               

       月光三章

 

1.

深夜已经来临,深夜升起的月亮

照见黑色的屋顶

我不能入睡,黑色和月亮都使我

看见一个梦,这梦将我们束之高阁

霜和深秋都落地无声

 

我不打算走到户外,我已置身户外

月光,在一个真实和一个梦魇的

世界间保持平衡

 

2.

枯萎的芦苇中月光一片

远方灯火疏落

心情已是山高水远

 

一只鸟穿过月色,,风吹草动

老石头在深草里静坐

老石头不看灯

 

经典的月夜。谁是从前的少年

岁月已冷

 

3.

月光黑而又黑

黑色将事物的轮廓照亮

我进入,就像火进入柴堆

火看见更多的火

火犹如大风吹灭的

隐身的月亮

 

黑暗让无声的事物说话

今晚

我学习这种方法

 

 

          人   间

 

秋天停止了,陌生的乌云飞来

在低地,濛濛的小雨

失去了雷鸣和闪电,变得丑陋

 

刚翻耕过的土地,已播种下

出苗后才能被人认识的种子

几个农民在用石块垒院墙

石块的黑色在雨水中抖动

像是活过来了

 

石头总是比人

更快更直接地

被最小的雨打湿

 

那几个农民一直沉默地干活

动作默契、协调

仿佛本来就是泥水匠

但他们不用泥,只用石头

大块的垒在下面,越往上越小

那是原则

 

他们为什么不说话?他们

会这样一直劳作到

很晚的时候

直到坍塌了一年的院墙

带着完整的投影,进入

停止下来的夜晚

和夜晚的灯火?

 

而我已提前看到天色暗下来了

无限的寂寞中

我闻到了人间的气息

 

                    1996年11月10日

 

          虚    构

             

             1

 

黑暗中许多岁月过去,尘土不断降临

是什么使你在人海中闪现

无声无息,潮湿黝黑的树枝上

花朵的开放如同一次地震

 

花朵一闪而过,风雨快车的窗口

低飞的鸟穿过我无人的心境

 

           2

 

我现在在一个小站下车

泥泞的路是我一生闪光的中心

 

人一生会有多少次爱恋?

唯有痛苦忠贞不渝

我的手臂上又一次黄叶飘零

 

爱情和秋天都是旧的

一波三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子夜时分

 

             3

 

大河动荡,星光和露水一齐在飞

 

一个人的归宿是他出生的村庄

而今村庄沉寂,归根结底

离去的时候都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而我回来,重临遗烬

爱太高深了,爱是来去之间

无从获知的距离

 

还有什么完好如初?我没有见过你

 

拾级而上的低语

在大河上黑鸟一样飞

 

             4

 

我感到疼痛。抬头我会看见秋天

秋天一碧如洗

使一切不能留住

 

泥土高得下雪

 

我尚未达到

我只是立在山脚的秋风里

我的疼痛不值一提

 

秋天,已水落石出

                       

                              1990.9

          桃花盛开

 

            之一

 

桃花盛开!桃花盛开!

所有的雨和血,都落在桃枝上

 

花与花的春天,闪亮、深红

结队成为

小径上行走了几个世纪的阳光

是谁,在阳光那边伫立

看落红萧萧,把春天开进绿荫深处

开进白昼的石头

而他,不将任何回想

 

桃花盛开!桃花盛开!

所有的苦痛和幸福,都落在桃枝上

 

            之二

 

忘却一切,忘却开过和未开的花朵

桃核,这花朵中隐藏的骨头

它被我看见

它在雨和血中远望

神圣的劳动的手覆满大地

听任

花瓣悠悠飘落

 

骨头将活下去,后来者触手可及

桃子和花朵

 

           之三

 

每一朵花里有一座花园

 

我在午夜醒来,听见

不仅仅是桃花开放的声音

 

桃花是怎样变成了所有的花朵?拂晓时

星星隐藏

每一朵花,都把梦放回原处

 

            之四

 

桃花盛开!桃花盛开!

世界,所有已知和缺席之物

在桃枝上一瓣瓣地开!

                     

                      1990.5.12

 

         下水道

 

 

黑暗不断被雨水冲进下水道

那儿,比夜更黑的

某种东西在无人之境横冲直撞

喧哗之声透出地面

压倒了雨声,仿佛那儿是

另一个宇宙,挤满了

腥臭的非人的生命

 

那儿我从未去过,有些东西

看见不如从未看见

 

但我知道它的存在

并且近在咫尺,与我所看见的

共享同一个时代,在

不同的空间,没有太阳

也没有星月

取消光的永恒黑暗里

 

没有人会喜欢它。问题在于

它是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

并且它正是由人建造

它的气息正是人

隐藏起来的气息——

这气息从无变化,更无进化

就像夜,总是像它自身那样

无穷无尽,那样黑

那样不可赞美地接近起源

没有理性,没有道德

 

                   2002.3.3

 

       内心的辽阔

 

         

       

内心的辽阔意味着

葱茏的树木和逐渐低矮下去的

草丛那边

有着无边延伸的荒凉

 

但就是在那里

白昼和黑夜消失了区别

它们不再轮回

而是相互转化、同一

使万物的存在都超越了一生

 

                        2010

 

 

      民乐合奏:春江花月夜

 

 

夜色因模糊而放弃了许多东西

没有放弃的

是流水中的月亮

碎片一样的花

微风中波浪一声声递减的叹息

 

 

深渊竟然能被美掩藏!

春天到处颤抖

空白!无限的空白

和月光  和花

和夜的春江混和在一起

现在  只需要感受

将身体内的空白

加入这宇宙的空白  达到

空白的极致……

 

这当然不是乌托邦

它是取消了时代的所有时代

取消了所有时间的夜

——照耀过万物的月亮

仍然无知地照耀

比月亮更无知的花疯狂地在开

一切都极其幸福

重复着却像第一次

并被认为是第一次

 

闪现的脸  春江花月

都在不断变幻  不变的是月光

春天和春天的所有事物

包括这春夜都不知道

月光,永远像一个总结……

 

                         2012.2.25

 

           回 乡

 

 

这不是三十年

更不是五十年前的乡村

但它仍然是乡村,只有在这里

仍可以看到

星星像数十年前那样

在数亿年的黑暗中出生

看到活过百年千年的树

仍然挣扎在它

狗一样朝它狂吠的命运里,看到

某种蠓虫,只活一瞬

 

这是真正的

你不能决定出不出生的地方

你再次看到了

一些草居然长在了路上!

 

是的,这里的河没有盖子

这里的道路都在地上

这里的水都从大地甚至岩石中涌出

——只有在这里,才会有一只蝴蝶

或者随便一只昆虫

穿过空气时也怜悯地

穿过你的心灵

而某个赤脚的人

走过你,就像走过一个傻瓜

不屑一顾走向了

起伏、战栗而等待的田野

 

                2015.3.1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